入殓师灵异录 > 重生之皇后今天也想和离 > 第三百六十一章 如人饮水

第三百六十一章 如人饮水

    陆云浣越想越觉得惊慌,他跳起来,对着大公公吩咐道:“今日之事,万万不可告诉皇后娘娘,听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这大公公还没来得及回答,便听见叶琳琅走进来,扬声问道:“你做了什么亏心事,还不肯让公公告诉我?”

    陆云浣冷汗“刷”的的落了下来,他支支吾吾回答道: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越是这样遮遮掩掩,叶琳琅便越是笃定,陆云浣是有事情在瞒着她的,她看着陆云浣的眼睛,说道:“皇上,你觉得,你不肯告诉我,我不能去查吗?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密不透风的墙?只要我想知道,我便能轻而易举的知道。”

    陆云浣衡量了一下,觉得与其等着叶琳琅从别人口中,得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,还不如就让他来告诉叶琳琅好了。

    陆云浣沉默了一下,回答道:“琳琅,这件事我说了,你可能会觉得生气,但是,我希望你能原谅我,因为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倘若我有其他的办法,我也绝对不会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摆了摆手,让旁边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,房间里只剩了陆云浣和叶琳琅两个人。

    龙涎香味道浓郁,叶琳琅觉得嗓子发干,她轻咳了一声,说道:“你说吧,你做了什么,我都至少是有知道的权利的。”

    陆云浣紧张的吞了口口水,说到:“今天,那些大臣们又在逼迫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向他们妥协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但是我答应他们了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他们,选妃。”

    “有合适的人选了吗?”叶琳琅无悲无喜,声音都没有颤抖。

    她越是这样冷静,陆云浣反而觉得更加惊慌失措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陆云浣总觉得,自己似乎是做错了什么,具体是什么,他也说不上来,但是他隐隐约约有种直觉,从他做了这个决定开始,他和叶琳琅,就不再像从前一般了。

    陆云浣心脏都在微微颤抖,他听着自己说道:“我有人选了,是左丞相的次女,叫贞茹,不日便会入宫了。”

    叶琳琅听完,微微点了点头,说道:“嗯,我记得她,是个不错的人选,恭喜皇上,贺喜皇上,这样的喜事,为何非要瞒着我呢?”

    陆云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做错了。可是,可是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,不是吗?

    他明明理直气壮,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僵持许久,最后还是陆云浣最先觉得理不直,气不壮,悻悻的离开了。叶琳琅看着陆云浣的背影,苦笑了一声,只觉得这件事就是她的报应,是她执意把陆云浣送到了这个位置上,腥风血雨,暗不见光。

    这个宫里多么可怕啊,人人都想着算计,想着害人,想着怎么才能不被害。

    陆云浣错就错在,他身为九五之尊,却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表现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是他错了,是他们错了。他们居然那么天真地觉得,登上了皇位之后,往后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甜蜜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走到如今这个地步,也是他们该着的,怪不得任何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丞相那个女儿,过了半个月有余,便入宫了。

    许贞茹是个很奇怪的女人。

    至少叶琳琅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许贞茹异常喜欢笑,她的笑容,九分是堆砌的胭脂红粉,雪崩似地掉,一分是被糊着的惺惺作态,掩饰的尴尬。

    可她不笑时,又不由分说地高深莫测起来,甚至连故意浓抹的妆,都不显得那么滑稽。

    明明看起来活泼开朗,她却整天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。似乎对外界的什么事情,都不感兴趣。除了每天来她这里请个安,其他时候,叶琳琅都不知道,许贞茹在忙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也懒得去管这些。

    素娥劝了叶琳琅好几遍,让她不要这样倔强,该服软的时候就要服软,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了,那可是皇上,不是之前的韩王殿下了。

    叶琳琅听了这话,笑笑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有自己的骄傲,那里能做那样有损声明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和陆云浣的关系,自从那次争锋之后,就变得奇怪起来。他们似乎是开始了冷战,又似乎是没有。因为在外人眼里,他们还是琴瑟和鸣,相敬如宾。

    叶琳琅却感受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她和陆云浣的关系,突然就冷了下来,从前的那些情谊慎独,从前的那些琴瑟共育,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话说出去,旁人也未必会相信。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大抵就是这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叶琳琅觉得自己也没什么难过的情绪了,日日只剩了倦怠。

    生活似乎也空洞无聊起来,从前陆云浣需要她平衡朝中势力,如今她爹爹没有了兵权,后宫的女人,也不被允许参与政务,她便成为了装点后宫的一点点花朵。只需要盛开就好了,不管是沉默的,还是热烈的,开放就好了。

    后来,许贞茹也不来宫里请安了,叶琳琅过了许久都没发觉这点生活上的改变,直到有天真的觉得寂寞了,才突然意识到,她很久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了。

    派了人去打听,才知道原来许贞茹怀孕了,皇上特许了她,可以不遵守那些繁文缛节,安心养胎。

    叶琳琅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只是笑了笑,她抬头看着素娥,又是同情又是替她难过的表情,竟然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叶琳琅拍拍素娥的胳膊,笑道:“我都没觉得有什么,你怎么先哭上了?”

    素娥听不得她这样说话,一时之间,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了,她抽噎道:“皇后娘娘,您不觉得怨恨吗?”

    怨恨……吗?叶琳琅思考了一下,摇摇头,说道:“有什么好怨恨的呢?”

    是啊,有什么好怨恨的,如果非要说怨恨,先前的那一世,她过得都是什么样的日子呢?

    她像个藏在黑暗里的蛆虫,根本没有任何获得幸福的机会。

    http://www-rulianshi-org.moirabreen.com/zhongshengzhihuanghoujintianyexiangheli/25914884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ulianshi.org。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:m.rulianshi.org
百度